因為疼痛感消失了,會讓我覺得很心急,

很盧的,終於橋到10月29號去拔牙,

 

先拔右邊的兩顆小臼齒,

雖然先注射了麻醉針,

當下是沒有很痛,

但是走出診所,滿口是血,加上臉部半邊還在麻醉狀態,

看起來實在像是被家暴的婦女,

為了不要嚇道路人,真的應該帶個口罩。

還可以講話,但是很費力。

 

過程很像是奪魂鋸,

看到醫師在你臉上扳來扳去,

蠻恐怖的。

 

(雷醫師:哎呀,斷掉了。

等會兒要挖一下....

我:.......)

 

我的牙齒實在體質不好,

牙根倒鉤,很難拔,

拔下來的屍體斷裂,我不大會搞這種修復的小手工藝,

最後還是決定丟掉。

 

不過拔下來的牙齒讓我發現,

如果不用牙線,

齒間就算是我那麼認真刷牙的人,

仍然會有牙結石,

真的應該用心使用牙線才是。

 

等到麻醉藥一退,

拔牙真的痛得要死,

血大概過了三小時才完全止住。

 

我五點拔好,

晚上九點就開始大吃大喝了。

 

大概過了三天,拔牙的痛才消失,

但是骨釘的痛彷彿鑽到腦裡,

我那麼能忍痛的人,大概六天後才適應。

 

另外,不是很能適應右邊有缺牙,

一直都用左邊在嚼食。

 

11月8號再來去拔左半邊。(抖)

一直到拔了牙,才猛然理解矯正這種東西有多不人道....

叛逆媽咪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