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如果有做過行政,應該都慧明白行政有行政的難處,

除非真的到忍無可忍才會這樣吧。

當老師的大概有8成都還算明理人...

 

記得以前實習的時候出過一件蠻離譜的事情,

有一個學生他名字有諧音,

好像是量體重還是什麼校務活動時,

一位實習的同事開玩笑的消遣他一下,

"這位委員,官做很大喔"

怎料那麼大隻的小朋友,

感覺心靈受挫,去找校長哭訴。

原來是名字有特殊意義,所以比較敏感。

 

校長的反應竟然是要實習老師跟同學道歉....。

 

我實在不是要袒護同事,只是道歉事小,

一個實習老師在學校實在是多餘的產物,

如果誰都不能得罪,為了快速的息事寧人,

當然只能選擇得罪實習老師。

但是當時就覺得學教育的人,

該跟學生先做溝通才重要?

 

他那樣的名字,一定常常被開玩笑,

一個玩笑無傷大雅,

讓大家很快記住你,

不是很令人開心嗎?

 

社會是多元的,

要包容各方意見,應該從小教養。

動不動就用敵意的方式去解決,

怎麼會是一個正向的教育?

 

不然叫做孝維或是建仁的小朋友,

是不是每天要去校長室接受200多人道歉?

 

學校是一個大家庭,當家長的人要有肩膀,

動不動把老師推出去扛,

那家長失去功能的家庭,

哈,你養出來的小孩都不聽你話,

你要告他棄養,事情就是這樣來的。

 

現在這社會都一定要超鄉愿才可以,

什麼都要符合"社會期待",

換句話說,會吵的小孩有糖吃,

忽略基本的原則問題,荒唐到極點。

 

選手在亞運被欺負就要給300萬比照金牌,這樣的。

叛逆媽咪U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